分分十一选五-首页

媒体聚焦—走进陕煤化韩城矿业(每日经济新闻):看关中老矿如何成功逆袭?
发布日期:2019-08-13 17:45:54    作者:我本无名    
0
媒体聚焦—走进陕煤化韩城矿业(每日经济新闻):看关中老矿如何成功逆袭? 导读:煤炭行业萧条,各大煤企日子难过无一例外。陕西地方最大煤企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, 2015年度巨亏29.89亿元,极为惨烈却也在意料之中。   目前,煤炭尚无全面回暖迹象,如所有处在行业低潮中的煤企一样,陕煤化集团受到外界诸多“唱衰的声音”,人们总是不厌其烦的“拷问”煤企该何去何从。
  本院最近恰受陕煤化集团邀请,深入走访了其旗下几乎所有重要的煤矿和子公司,颇多感受所见的不是煤企的坐以待毙,而是积极自救转型脱困,煤企的生存境遇并非外界所言那么的耸人听闻。
本院将走访的实际情况与君分享,不黑不吹较为真实的还原一个行业困境下的企业样本,同时也希冀陕煤化集团旗下企业的“自救”途经,能为同行提供些借鉴和参考。 位于陕西韩城的这个煤矿,从外表看不出有什么变化,但就在2015年初,它已濒临关闭。 本院院长在本次陕煤化下属煤矿的走访中,第一站便是调研这家陕煤化旗下亏损最严重的煤矿,看一看它“勒紧裤带过日子”后,如何起死回生的。 从2015年亏损12亿元,到2016年4月份减亏至单月亏损735.66万元,韩城矿业这家公司成为一个国资煤矿自救的样本。 对于其实际控制公司陕煤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来说,已经将这个关中老四局之一的韩城矿业列入濒临关闭的“黑名单”——“再不能盈利就关闭矿井。”而今年4月起,韩城矿业下属象山矿井、桑树坪矿井和下峪口矿井三个煤矿均实现了盈利。 “人工成本占到总成本的49%,我们减员近40%,才将成本将下来。”韩城矿业董事长王世斌说。   亏损最严重矿井起死回生   最近5年,在翻天覆地的报道中,煤炭行业亏损、煤矿成批关闭早已不是新闻了,反而煤矿盈利才是新闻。 5年来,一大批挣扎在生死线上的煤矿最终难免以关门收场。作为陕西资历最老的煤矿之一,韩城矿业2015年以亏损12亿元收尾。 对其实际控制公司陕煤化来说,每月要还贷数以百亿计。这种情况下,陕煤化不得不将旗下诸多矿井分类,对扭亏无望的煤矿直接关闭,此外还将一批煤矿列入准关闭的名单,韩城矿业便属于后者。 王世斌对本院院长称:“韩城矿业一旦关闭,意味着超过1万职工失业,数万家属受困。” 转机来自2016年。 2016年以来,煤炭市场行情开始好转,煤价上涨迅速扩大了煤企的盈利空间,并为扭亏为盈提供了可能。 韩城矿业提供的数据显示,2016年4月份,韩城矿业单月亏损735.7万元,比计划减亏超900亿元,依照陕煤化与韩城矿业的预估,今年4月韩城矿业亏损将超过1600万元。 其实,韩城矿业是陕煤化目前的一个缩影,当煤炭市场有转好的迹象时,其在过去几年成本控制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。 好消息是,依照王世斌预估,如果煤价能按照近年4月、5月的价格,那今年韩城矿业的营收可能会持平。 这几意味着,这个关中老矿在亏损多年之后,终于扭亏为盈,起死回生。   国企老矿如何“勒紧裤带过日子”   “目前来看,煤企只能通过精益生产、治亏创效来自救。”一名陕西煤炭企业负责人说。 2015年,韩城矿业亏损12亿元,陕煤化给韩城矿业2016年设定的亏损额度为10亿元,并期望这个关中老矿在接下来3年之内扭亏为盈。 从生产成本计算,亏损主要来自巨额的人员成本,要扭亏为盈,必须降低人工成本。 “近年来,亏损最大的原因就是人工成本太高,人工成本占到总成本的49%。”王世斌称。不可否他,在人员精简之前,国企“机构臃肿、人员冗多、结构不合理”已经在韩城矿业体现得非常明显。事实上,不光如此,陕煤化旗下其他煤矿人员臃肿一直是其高成本运作的主因。 在韩城矿业下属的象山矿井,院长注意到,在矿井工作室的大厅,巨大的显示屏24小时显示着每一个部门、每一项细分生产成本。“每周监视每一项的成本,一旦哪项超标,相关人员要即刻纠正核查。”象山矿井矿长高金波称。 去年,韩城矿业有人员1.5万人,精简之后,只有9000人左右。生产成本因人员精简下降了5亿元。而整个煤矿的总运行成本也下降了约30%。 另一组值得关注的数据是,2011年韩城矿业每吨煤生产成本大约为590元,2016年仅为167元。 不光韩城矿业的成本在降,记者了解到的陕煤化旗下多数煤矿的单人生产成本都在下降。除了机械化作业的普及,煤炭企业、尤其是国资系统的煤炭企业在煤炭行业陷入困境之后,都加紧了成本控制、精益生产。 其实,与民资煤矿相比,国资背景的煤矿背着的包袱要重得多,比如,在人员裁减、产能设定中,国资背景的煤矿远没有民营煤矿灵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