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分十一选五-首页

我在镜头里仰望你
发布日期:2019-08-13 19:17:26    作者:我本无名    
0
我在镜头里仰望你 题记:从冷眼旁观到心驰神往,从例行公事到促膝长谈;从长焦到广角,从全景到特写。我喜欢他们撘烟时局促的笑,喜欢他们工作时认真的汗,喜欢他们身上的油污,喜欢他们讲话时的自信。我想我开始着迷于发现和了解他们的故事。

从第一次制作 践行六个意识 出彩龙钢人 到如今,我拍摄了30多个扎根在一线的优秀职工。他们有的不善言谈,严肃认真;有的活泼开朗,热情四射;有的不愿面对镜头,有的则会要求我尽可能把他们拍精神些。他们有男有女,或胖或瘦,或高或低。然而不论他们怎样,在我的镜头里,他们是最可爱、最可敬的人。

我在镜头里仰望你

兰工,全名兰小宏,我喜欢叫他兰工,觉得亲切。

找到他时,他正在3米多高的煤气脱水器上,脚下是窄窄的竹架板,兰工没有察觉到我的到来,仍在聚精会神的焊接。在这狭小的空间里,空气中充满着燥热,汗水顺着他那略微黝黑和粗糙的脸颊流下。我没有出声打扰,想仔细的看看他。扛起摄像机,我推到他的面部。焊花时不时从脸两侧飞过,他却一动不动,盯着焊点。防护镜下的眼神,我看不到却能感觉得到,那是龙钢人特有的坚毅。

汗珠一滴滴的落下,他却没有擦拭的意思。一分钟,两分钟,五分钟 汗水很快就渗透到衣服上,前胸后背都是汗渍。我仍然没有打扰,但决定换个角度,更清楚的看到他。

我跟着他爬高摸低,看着他熟练的操作,一丝不苟的检查,工作时坚定认真的眼神 我终于确信,这个男人,真的是那样做的。42岁的他,无论严寒酷暑,不论危机凶险,总是冲在第一线。他以身作则,带出了一批踏实肯干的煤气巡检工,保障了公司煤气管网安全顺行。

临别前,他又接到了检修煤气脱水的任务。我看到他认真检查着每一位员工的穿戴,仪器,仔细将衣领整理好,反复叮嘱着安全要点,一个 红帽子 围着 一群 蓝帽子 ,这一幕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中。

我在镜头里仰望你

赵君利,是物资总库的一名库管员,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盘点,记录。小到成千上百的螺丝钉,大到百万千万的设备,都要经过她的手。

见到她的那天,正是临近大寒,天气冷得让人想剁掉手脚。我其实很奇怪,一个库管员,又有什么值得报道的地方

不大的风却刺骨,为了拍摄裸露在外的手很快就麻木了,我想尽快完成这次拍摄。简单交代了一下,就开始了。

她边走边跟我解释,我却听不进去,应付的点点头。没有被彩条布覆盖的零件设备上已经有一层积雪,给清点工作带来了不便。她用手将雪拂去,在身上拍两下,就盘点起来。压住的零件,要抬起;捆好的,要拆掉铁丝,清点完重新捆绑;清点好的,要记录在册,还要写在标识牌上。我清楚,薄薄的手套根本抵挡不了设备的冰冷。她清点的很慢,很认真,一件一件,一字一字,她似乎忘记了寒冷,忘记了在拍摄。我看着她,忽然之间,觉得整个世界风声停了,雪不再落下,时间也静止了。

风将她额前的发丝吹起,露出冻得通红的脸庞;雪落在僵硬麻木的手上,却不能让她的字有一丝动摇。我不愿按下暂停,生怕错过一分一秒,只想让那双手充斥整个屏幕,我忘记了自己要拍什么了。我有些愧疚,我怕我拍出来,剪出来的东西,不能诉说那双手的美丽,讲不出枯燥数字背后的艰辛。

拍摄结束,君利姐仍然在盘点库存。我转身离开,却时不时回头凝望。风雪下的身影,有一种别样的力量,我想起一句歌词,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,熊熊火焰温暖了我的心窝。

我在镜头里仰望你

微笑

张长录,是炼钢厂的一名中包工。中包工,是炼钢厂最艰苦的岗位之一,前面是1500多度的钢流,身后是风机不停的呼啸,手里拿着捞渣棒,眼睛盯着刺眼的钢流,一站就是三个小时。去拍摄前,我就在脑海中想象,什么样的人能在这种环境下坚守十年?他得像那些国旗班的战士一样吧。

眼镜下的小眼睛,略显稀疏的头发,瘦长的身形,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,这明明是个 文人 啊。

我走到他跟前,一股股热浪让我呼吸都有些困难。风声让我只得扯着嗓子跟他交流,说明了来意,我便退后,开始拍摄。那短短一两分钟,我就体验了 冰火两重天 ,头上的汗还未流下,便被冷风吹散。汗不停,风不停,冰与火在身体这个战场上不断焦灼的厮杀,却不会考虑造成的伤害。